慾讀齋誌異

王蒙

講演術

有一個崇尚講演的國度。每年國王親自主持講演比賽,獲勝的立即封為知府道台官員發給住房13間和金發美女一個,做妻做妾,轉租轉賣,一應不問。

這樣,這個國家的講演就特別發達。一個個聲若洪鐘,舌如巧簧,論則高屋建瓴,辯則刺刀見紅,頌則日月齊輝,斥則風雲變色,哀則慘雲愁霧,喜則牛歡蛇舞,氣象萬千,無所不至其極。二次世界大戰中,希特勒氏曾親率鐵十字軍伐入此國,見此國無衣無食,無舟無車,無槍無炮,但有滔滔講演之聲不絕於耳,希魔大驚,下令三軍後撤四百公里。

經過二次世界大戰的考驗,此國形象更加別致輝煌,唯國王漸老,體力日衰。一日午飯後,陛下坐在躺椅上讀譯成該國語言的《文學自由談》,心曠神怡,不知不覺睡去。醒來後得了中風之癥,半身偏癱,十指麻木。王后正宮便從歷屆講演獲勝的學子中選出五名最者,請他們向國王單獨發表醫療演說──這個國家的慣例是碰到難題(包括水旱災、交通事故、傳染疾病等)便請人發表演說,對癥下語,常奏奇效。

第一號演講者說國王之功德超天蓋地,國王之辛勞勝母似父,國王之病實非病,而系上帝恩寵,是上帝請國王小有調息。不久將生龍活虎,二次青春,馳騁沙場,制天下於股掌之上。國王聽後甚悅,示意他退到一旁,等待領賞。

二號前來,痛斥一號佞說,指出孤媚誤國,不僅內宮。病為細菌之作用,邪祟之侵襲,陛下元氣受損,不可大意,應請柏林外科大夫與峨嵋道士會診,東西文化沖撞互補,幵刀手術捉妖畫符,盤尼西林,銀針刺耳,志在有為,沈↓方能化險,人神自可共慶。國王聽得懇切,前額微汗,不免首肯,揮手令其退下,等待領賞。

三號系一大頭小兒,頭戴博士帽,身穿元帥服,背著手走到國王面前,用食指指著國王的鼻子,不屑地說道:“講演就是放屁!聽講演就是聽屁!獎賞講演者就是獎賞屁簍!依愚高見,乾脆把一號二號以及我本人全槍斃!”

國王聽著別致,頗有刺激,小腹咕咕,果然放出一記惡毒瓦斯,便覺清爽了不少。龍心大悅,令此聰慧小兒退下,等待獎賞。

四號出場,滿口鳥語龍吟,犬吠馬嘶,蟲鳴蛙叫,沒有一個字能被國王聽懂,國王由疑惑而崇敬,由崇敬而畏懼,由畏懼而五體投地。心想吾國有此仙人怪傑外向型教授,朕願足矣,何愁鳥獸不治?令其退下等賞。

五號出場,頭戴鋼盔,臉披橡皮,身穿坦克服,出場後一聲不吭,一個手勢動作沒有,儼如死木樁然。國王初則急躁,繼而憤怒,欲治其欺君之罪。終而領悟,天何言哉,天何言哉,不言者,至言也,不言而大,無為而治,匪醫而愈,吉兆也乎?令其退下待獎。

五名講演家退下,國王犯了猶豫,一號忠於正統,二號直面人生,三號現代意識,四號勇敢幵拓,五號深刻玄祕。該獎哪個呢,難分軒輊。獎金為黃金百兩,每人發百分之二十即20兩可也。住房13間,每人兩間剩下三間作練嘴功房亦可說得過去。唯金發美女僅一名,分給誰也擺不平,留下不安定因素。且此國禮義傳統,最重居室做愛之倫,給誰好呢?

急出一身大汗。果然,國王從此病好了,於是朝野同慶,放假三天。到了第四天,陛下舉行禦前會議,討論美女歸屬。眾良臣七嘴八舌,莫衷一是。或曰令美女自擇。或曰否,敗壞風俗之多米諾骨牌反應固不可不察也。或曰此女該殺。或曰否,何可出此下策?或曰占鬮,從天意。或曰否,“天”早已下放權力給人間了啊!

爭執不下,請教神州作家河北王氏。王氏笑曰:何不將此疑難移交《口袋小說》雜志讀者公決?

陛下稱善。《口袋小說》創辦人天津衛馮君曰:“這不有哏兒了嘛,您老!”

靈氣

話說早唐年間,常熟城埵穔菑@個書生,趙姓,單名靈,自幼聰慧異常,能音韻,喜讀詩。凡春去冬來,夏暑秋涼,人間聚散,花木榮枯,蝶鳥蟲魚,風霜雨露,皆觀之於目而感之於心,詠之於口而書之於詩。早吟詩,晚吟詩,午吟詩,夜半失眠醒來,仍是吟詩。所吟詩又多撲朔迷離,詰屈聱牙,無人能解,更無人能喜。為吟詩荒了學業,廢了功名,誤了婚配,惱了父母高堂與親朋師友。父母為之延請阜內外名醫。或診之為詩癆,虛熱陽亢陰衰之癥。或診之為詩癲,陰盛陽衰實寒之屬。或診之為詩痞,心水濫而肝火失。或診之為詩痔,邪祟侵腹之疑難雜癥耳。所服盪葯丸葯,所用膏葯洗葯,車載鬥量,耗盡家私,父母二老氣惱而亡。

靈侍候父母殯葬完畢後,將僅余房產盡數變賣,遷入一農家草舍,每日啜粥度日。苦在詩中,樂在詩中,與世事兩相遺忘。或曰人不堪其憂,靈也不改其樂。趙靈也益發現出一派特立孤行,寧窮殺絕不媚俗的清高勁兒。唯內心深處也常有失落感、荒謬感、孤獨感。眼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身外空無一物,但有食之不能果腹,衣之不能蔽體的詩稿,不免也嘆息一番:

“嗚呼,公道安在,安在公道,

趙家才子,才子即趙,

有道無道,無道有道,

蕭蕭西風,西風蕭蕭!”

他問自己:莫非我犯了選擇上的錯誤,未能實現自我之價值乎?何不辦公司,腰纏盡外匯?何不走西洋,鬧他博士後?何不求高官,炙手應可熱?何不混文壇,撈個理事做?何不

尋花柳,新潮亦可賀?獨寫狗屁詩,斯人徒寂寞!

愈是惴惴耿耿戚戚,愈是鐵下一條心來,不知有他,但知有詩。高倡詩人應是空穀蘭,不應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重,不應是霍亂中的愛情,搞得詩人一寫詩,上帝就笑個氣促。

這日寫詩至深夜四時,寫來寫去,都寫亂了。把舊作寫一遍以為是新作,把新作再寫一遍,以為又是一篇新作。又把普希金、拜倫、惠特曼諸作簽上“天下唯一詩人趙靈”的名字。疲憊間,迷離恍惚之中,一陣清風過後,見一女子穿法國巴黎皮爾丹時裝款款裊裊扭腰擺股而來。

“你好,詩人……”

“你……好……”趙靈噤住了。對方艷若天神,聲如柔脂。

“我喜歡你的詩……”

“真的……”

“為什?不呢?”

“您從哪里來?”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您是橄欖樹!”

“我衹是崇拜您的一朵解憂花!”

“真的?”

“為什?不呢?”

“為什??”

“您是真正的詩人,上下五千年,縱橫八萬堙A衹有您是詩人。沒有你就沒有詩,沒有你就沒有詩心、詩趣……”

“啊,我的知音!”

“啊,我的詩人!”

趙靈為美女吟詩一夜,淚流滿面。天色微明時,女子不見,仍有異香滿室,更聞詩聲繞梁,數日不絕。

趙靈趁著一夜的激情,揮毫寫來,成數韻,拿到坊間,眾人贊不絕口,堪稱雅俗共賞,老幼鹹宜,傳統與前衛兼備,溫情與理性並舉。賣了好價錢,打酒買肉,美美地啃了一頓。不久,被聘為某詩報主編。

從此每天想念美女知音,將想念寫成詩。每天幻夢知音美女,將幻夢寫成詩。每天祝福知音美女,將祝福寫成詩。一年出版《想念集》、《回憶集》、《幻夢集》、《祝福集》凡四冊。聲譽興旺,生意渥隆,與海內外書商訂立出版合同四十餘份。不久,就任詩人商人聯誼會第八主席。一年後趙靈感覺靈感漸漸枯萎,而且思念成疾,茶不思飯不想,消瘦如凋零的落葉,最後,有出氣無入氣,衹剩了一句話:“你什?時候來呀,我的好人!”一夜,清風過後,美女又來,趙靈一躍而起,虎虎有生氣,與女談詩論文,吟之詠之而又歌之舞之,舞到高興處,美女一揮手來了電子樂隊。女將趙詩改成搖滾樂歌詞,高唱一夜,二人相應相和,相親相愛,無所不至,不及於亂,女子黎明即去。

隨之,趙靈詩興如山崩,文思如泉爆,信手拈來,皆成妙句。到處朗誦、講學、受獎、授獎,其姓名亦列入羊津刀橋哈釋與弟倫比亞大學所編《世界名人錄》,為此,他自己寫了個消息,由古華社發了通稿,還真登了一報。或問眾人,何昔冷落趙某如斯而今趨之若蠅乎?答曰:一年多來,您老的詩大有靈氣,趙靈心知其由,祕而不宣。嗚乎,詩而無靈氣毋寧無詩!

趙靈思女若渴。終於得到機會第三次見到此知音:

“告訴我,下次什?時候來?”

“不,我不知道。”

“騙人,如果你想來,你會來的……”

“誰說的……”

“我說的……”

“好吧好吧。下次我早一點來。”

“明天……”

“明天不可能。世界上需要照顧的詩人太多。”

“下星期。”

“也不行……”

“下個月,最晚下個月……”

女子笑而不答,隨一陣清風化去。

趙靈堅信她會為他所求感動,一個月後會來的。便每天掐掐算算,等待一個月時間的過去,為迎接她的到來而精心寫作,並且雇了一千人為他搞房室的內裝修,安裝了天板地板,塑膠壁紙,地毯窗簾,沙發茶几,購買了香草話梅,乾果朱古力,油浸橄欖,傻子瓜子兒。

一個月過去了,女不來。趙靈淒涼。

二個月過去了,女不來。趙靈痛苦。

三個月過去了,女不來。趙靈瘋狂。

四個月過去了,女不來。趙靈憤慨。

八個月趙靈暴怒。十個月趙靈惡毒如蛇蠍。十二個月趙靈兇狠如虎狼。

是夜,美女來了。趙靈一見面就捅去一刃。美女倒地,流出血如清水。

第二天,美女屍體不見了。

趙靈不再寫詩,並把過去積存的詩稿全部付之一炬。

又兩年,趙靈更名為趙令。趙令因昔日文采風流而賞於上。又因今日創作態度嚴肅擱筆不寫而尤受贊賞。他被召見封官,官至文部尚書。至今常熟市有趙文部祠堂,初學寫詩或久寫不紅者常趨而拜之,或謂頗有靈驗雲。

摩光尼國軼事

話說漢唐之間,西天有摩尼十六佛國,曰摩德尼、摩剎尼、摩凈尼、摩希尼、摩回尼、摩心尼、摩羅尼、摩提尼、摩娑尼、摩光尼、摩海尼、摩眾尼、摩法尼、摩風尼、摩天尼,名揚四海。

如今單說那摩光尼國,有一長老,又尊稱為佛祖,高壽121歲,鶴發童顏,心如明鏡,精研典籍,通達人生,諸凡天文地理之屬,興衰存亡之辨,養生治國,交友擇臣,吞吐導引,吟誦禱告,此岸彼岸之學問、見識、經驗、修養,均達到了登峰造極、莫可企及的程度。此國僧民老幼男女君臣,凡事問長老,諸事得解決,萬事亨通,國運昌隆,那十五國無不敬佩羡慕。此長老法名智海是也。

智海授業解惑,弟子七千,內中81賢人,18聖人,俱是真傳,各有千秋。一日智海忽感天啟,知道自己已不久人世,便擇日沐浴焚香,請了81賢人及國君大臣。料理後事。先問18聖人,哪個可繼己業。皆做屁滾尿流之狀,曰無人可繼。再問老大如何,老二至老十八俱曰不可,老大有缺點。便問老二如何呢?老大及老三至老十八俱曰不可,老二有毛病。老三乎?老大老二及老四至老十八曰否,老三有失誤。老四老五直至老十八,皆被否定。一面否定一面又說,師傅說了算,師傅說了算。便問國君大臣,國君大臣亦不敢置喙。

智海一陣痙攣,知大限已到,便指一指庭中老榆樹曰:“我圓寂後你們聽他的便是了!”說罷無疾而終。做道場一百零八日。

第一百零九日,老榆樹升任佛祖,鐃鈸齊鳴,金光顯耀,僧俗同誦,山河共慶。摩尼諸國與中國使節前來參加慶典,見新長老是一榆樹,高深莫測,惶恐觳觫,五體投地,驚羨而退。老榆樹任佛祖後,雖不言而大道行焉,四時做焉,八綱存焉。眾人凡有疑難,皆沐浴焚香,跪於榆樹南面,口述所疑之事,述畢,風起,樹梢動。若是樹梢呈南北方向搖動,是點頭首肯也。則可之行之。若是樹梢呈東西方向搖動,是搖頭不准也。則棄之非之。諸事這樣去做,無一不驗,神靈無爽,天下太平,人民和睦,國泰民安,君臣稱善,四方敬重,環宇清寧。

如此凡二百五十年,摩光尼國大治,充摩尼共同體首領,領導新潮流。

又二百五十年,海運暢通,智海弟子第十八聖人之第十八代門徒崇陽赴海外求學。五年後回國,疾呼榆樹非佛,吾國之事實屬荒唐。眾人怒,欲誅崇陽,系之大獄。三次臨刑前跪拜請示佛祖,榆佛俱搖頭不准。國君聞而恐,密遣殺手殺崇陽於獄中。國君違背了佛祖旨意!佛祖是樹不是佛!國君對不對?榆樹佛不佛?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於是派別林立,旗幟蜂起。各種小痞子,大流氓,野心家,賭徒,騙子,掮客,白癡,偏執狂都跳了出來,就榆樹的德、法、權與國君的舉措以及崇陽的功過發表宣言,出版了四十萬種小冊子,成立了八百多個研究會。終于文鬥變成武鬥,釀成內戰慘劇,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其後一千年,摩尼國十六國不知所終。

孝子

孝國本名嚴正,以孝立國得名。孝國孝廉名申極孝。有五子,曰大孝、曰至孝、曰忠孝、曰哀孝、曰苦孝。五孝子一個比一個孝,登峰造極,無以複加。

申極孝四十歲時,大孝買來人參蜂王精,至孝送來針葯胎盤素,忠孝則力陳此兩樣用多了易上火,配齊了西洋參加麝香、天麻、地黃,謂唯這樣用葯才能補而不燥,預防癌變。哀孝更在黑市上換了外匯,購來東洋造按摩椅,一通電,各關節俱能揉來推去,遍體酥麻,血脈流通,延年益壽。苦孝見狀不敢怠慢,獻血凡六次,暈倒八次,用所獲銀兩為乃父購得了各種健身器械,啞鈴、健身球、拉力器。大孝見狀道聲慚愧,送來漢醫研究院制訂的營養食譜,並按譜供餐。至孝起性,包了海濱療養院一個床位和甲級西餐伙食,恭請老父受用。忠孝則請來法國按摩師,並謂電按摩椅傷中氣,衹有美女按摩才能陰陽協調,五行康適。忠孝此舉引起了四孝兄弟的強烈抨擊,謂引美女來按摩父體,無異毒害老父,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此這般,五孝齊努力,直把一個老父孝得不知如何是好。申極孝每天又吃人參又吃西洋參,又按摩又玩健身球,又吃營養餐又練啞鈴,又住療養院又注射胎盤素,這般如此,衹覺得頭暈腦脹,腹滿脾虛,上滯下瀉,內火外寒,病不打一處來。終於,在四十七歲上臥床不起了。

大孝大驚,請來中國名醫,紮針拔罐,氣功推拿,盪葯草葯,狗皮膏葯,丸散膏丹,葯枕葯帽,一月過去,略有見效,未能根本好轉。

至孝至怒,謂中國是第三世界,能有什?現代醫學?有也是偽醫學。他不惜重金從美利堅合眾國請來多克特兒,光檢查身體就用了三個月時間,CT、B超,鋇餐切片,針刺脊髓,腦電心電,腦流血流,大小二便,取痰取發,聽肺聽心,攝影透視,電腦驗光,黑尾黑箱,三個月後申極孝衹有入的氣沒有出的氣了。美國多克特兒診斷說此公患的是愛皮西愛克思外賊綜合併發癥。無特效葯,可服用阿斯匹林與臥床休息。

忠孝甚忠,顧不得與中國大夫美國多克特兒周旋,見父親一天瘦似一天,心痛難熬,每日子午時間向上蒼祈禱,衹求借陽壽于老爹。一日,在最為激動之時用利刃割下自己屁股上一塊肥肉,熬了盪一跛一拐地給父親送去,兩眼泣血,獻股盪于老父,申極孝飲了一口,哇地嘔吐出來。

哀孝哀哭,哭聲震天,哭聲驚動了滿朝文武,奏明聖君。聖君指示:第一要採取一切措施給申極孝治病,不許治壞,衹許治好。第二要授予申極孝桃李獎及育英堂主稱號。第三要將哀孝選入翰林院,並為之鑄銅像半身。三項指示傳到,太醫太傅百余人為申極孝會診,鬧騰得申極孝口吐白沫,眼翻白珠。苦孝叫苦連天,將父親的病,大哥的迷信中醫,二哥的崇美拜洋,三哥的愚昧迷信,四哥的沽名釣譽,全部寫成了紀實文學。紀實文學發表後,共得到來信一千二百封,各種處方九百另四十四個,他將這些編輯成冊,獻給父親,然後到國外領取文學獎金去了。

終於,五孝俱盡,老父一命嗚呼,死後哀榮,難以盡述。五孝事跡,難以盡敘,最後最後,將老父埋在了中國廣東的一塊風水寶地之上。

不久前,筆者在我國深圳特區碰到了申極孝君。筆者大驚,問道:“先生仙逝多年,奈何來此地淘金?”申君擺手示意我莫要高聲,道:“孝子離幵我後我即大好,逃出棺木墳塚,落荒此處,先生中原文士,定當發揚人道之主義,莫叫我老兒再落入孝子之手也。

奇才譜

話說猴年馬月,葛地國君詣奇即位,號令天下,招募人才。或謂何謂人才?人人皆說自己是人才,誰又是非人才呢?葛君曰:“能行常人不能行事者,是為人才。人才者,奇才是也。”便派人走遍天涯海角,尋覓人才。

欽差大臣行至甲城,聽說該城有一位甲異先生,奇人也。先生每夜子時可行走於水面之上,身如浮萍,是輕功也。唯不喜圍觀,如有人圍觀,則祕而不行。甲城有一小童,一夜起身解溲,睹其異,傳了出來,一而十而百而千,大眾傳播,方知其神異之處。問之,甲異先生笑而不答。欽差大臣大喜,往訪,見甲異羽扇綸巾,道風仙骨,儀表頗是不俗,予千金,禮聘之。

欽差大臣行至乙城,聽說該城有一位乙異先生,亦奇人也。先生每于酒後執一長釘從頭頂釘入己腦,從腳掌取出,而先生面不改色心不跳,是軟功也。唯不喜圍觀,如有人圍觀,則祕而不釘。乙城有一小童,一日誤入其室,親睹其狀,大駭,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或問之,乙異先生笑而不答。欽差大臣大喜,赴其家而訪之,見乙異面貌奇特,鼻翻唇裂,聲如霹靂,令人膽寒。欽差大臣贈乙異先生千金,聘之。

欽差大臣行至丙城,有丙城縣令來接,謂丙城確有奇才,丙異先生也。先生每于夢中釋其魂出泥丸宮,登月摘星,與嫦娥交歡,歸說月中諸事,聞者無不佩服。欽差大臣喜,往訪之,方知丙異先生侏儒其形,頭頂似有深洞,端的形態異于常人。大臣禮聘千金,丙異先生愉快地接受了邀請。

又有丁異先生能生吞牛羊。戊異先生能口鼻噴火。己異先生能掐訣陷身。庚異先生能不食不飲,自泄自啖自足。辛異先生能召鬼魂。欽差大臣俱聘之。

十大奇才聘到葛地,詣奇君見此十人高的高矮的矮,美的美醜的醜,胖的胖瘦的瘦,黑的黑白的白,不免暗暗稱奇,心想吾國有此等異人,何患不繁榮富強走向世界!遂令外務大臣在新聞記者吹風會上將這些消息適當透露,若隱若現,半推半就,似偽似真,吊殺記者胃口。各報都發消息,消息益發撲朔迷離,鄰國異之,對葛國倍加敬重。

自詣奇君召募十大奇才消息傳出後,葛地盛產奇才,奇才愈來愈多,每天都有自薦之人才赴王宮,自陳並表演其異。有自抉其目拋入井中又複得者。有用手指在鋼板上鑽洞者。有尿一泡尿而變成人頭馬白蘭地者。有吃掉一張桌子而吐出一柄手榴彈者。有身體能伸能縮,伸則丈二有餘,縮者三寸不足者……異彩紛呈,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令人炫目。

詣奇君初則喜,繼則疑,終而怒。責令酷吏審核,有言不符實或言過其實者腰斬之,車裂之,淩遲之以治欺君罔上之罪。共查出吹牛皮放大炮虛報成績者三百人,殺無赦。另有三千人查不出破綻,確有異才,報告詣奇君請賞。

其後真正奇才達三萬,達三十萬,達三百萬……其後,除了被查出作偽而被處死者外,全是奇才。獎金發了又發,獎金額降了又降,乃使國庫空虛,通貨膨脹。且葛地無複有人耕織,無複有人冶煉,無複有人市易,無複有人征戰,無複有人引車賣漿……

其後若干年,葛地國君無疾而亡。

馬小六

有馬小六者,志在青雲,鑽營吹噓,串門送禮,表忠心,報動態,以至吮癰舐痔,伸手要官,訛詐欺騙,無所不用其極。年逾不惑,未得半點功名,情結入癌,一病不起。

馬小六娶妻鄒氏,有賢名,見夫君沈↓,葯石無功,心知究堙A祕召其子、女、親朋眾人,告曰:“吾夫可憐殺!一生志在官職,未有所獲,一病至此!可憐小婦人將雛攜駒,生計無著,欲隨夫而去,又慮絕其血脈,是不忠不義不傳統之事也。乃求各位,即日起以主任或首長稱之,以慰其志。吾固知吾國上邦,嚴禁謊語。主任者,吾家之主任焉。首長者,吾戶之首長也。皇天後土,吾人固未嘗妄語也。如何?”說畢,撲咚跪倒,行大禮。眾從曰:“善。”

言畢鄒氏回小六室,端起一碗冰糖水,呼道:“郎君,官人,您老委任成主任了!馬主任,馬主任,請用冰糖水!”

馬小六病重,但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鄒氏連呼“馬主任”60次,馬小六一縷芳魂,漸從那黑暗縹緲之中回到舊日呆慣了的皮囊,聞有“馬主任”親切聲音,便覺一絲暖流從足三堻B貫入臍旁二寸天樞穴,一點生機入腑,幾絲活力傳身,冰涼之手足亦漸漸有了暖意。眼皮欲睜未睜,鄒氏狂呼“首長”,馬小六動了動眼皮,忽然想到,自己辛苦20年,今生與“首長”“主任”無緣矣,想到這堙A一陣憋悶,口吐鮮血,昏死過去。鄒氏不驚不懼不懈,又喊“馬主任”“首長”三百次,終於將馬小六喚醒,鄒氏做驚喜狀說道:“郎君,昨天來了電報,你已被上級任命成正主任了!這碗冰糖水,就是專給正主任的照顧!”馬小六稱善,立刻臉上出現了血色。

自喝了主任級冰糖水後,馬小六又連續服用首長專用的酵母片、去痛片、腸衣、狗皮膏葯,身體一天好似一天。子女前來,不喊爸爸爹爹大大父親,衹喊主任、首長。鄰居前來,不喊老馬小馬夥計哥們兒,也衹稱主任、首長。馬小六聞之肝腸俱熱,竟在重病40天後又下了地。鄒氏有個統計,蓋每喊馬小六主任一百次或首長50次,馬小六可增加體重一百克,效驗如神。

一個月後,馬小六恢復健康,當晚對鄒氏進行了病後第一次恩愛雲雨,愛到狂處,馬小六問道:“達玲,請問我這主任是什?委員會什?工作室的主任呢?”急切間鄒氏未能回答,支支吾吾,馬小六便生疑心,陽不能舉,不歡而散。

其日,馬小六急問其愛子馬小小六:“孩子,告訴我,我究竟是哪的主任?”馬小小六答曰:“還能是哪兒的?咱們家的主任唄!”馬小六狼眼圓睜,鼠眉倒豎,喝問:“我究竟是哪的首長?”馬小小六答曰:“咱……們……家……的……首首首……長!”言畢,顫抖不已。“啊……我之上帝!”馬小六大叫一聲,昏死過去。

經急救,馬小六奄奄一息,進入彌留狀態,但有垂淚之份兒,說不出話來。

鄒氏跪於馬小六病床前,徐徐陳道:“夫君聽了,您老乃是無窮大宇宙帝國皇帝陛下直屬地球聯邦北半球共同體英雄共和國大總統麾下首都上井市永進區幸福路四十五號大白樓四單元六層甲九號模範家庭之終身首長主任是也!”

馬小六聽了此話,是死是活,是還陽是歸陰,是有所安慰滿足還是終於失望絕望,是鼓氣還是泄氣……此處甚是關節,甚是要緊,而按最新小說做法,小說做到這堙A也就該收了,叫作:“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良緣

在大洋渺渺、高山巍巍之邦,有邦名“關心”位於拉拉峰之北,扯扯谷之南,吵吵河之東,嘻嘻湖之西,此郡抱樸守真,不受工業文明之污染,專尚人初性善之愛情。

話說斯年斯時,斯郡有美少年名大衛第二,又有美女名納維斯,沈鯨落隼,閉日羞星,成為全國喜愛趨奉的名星。諺雲:“大衛第二勝大衛,納維斯是維納斯。”於是他郡有142位學者名流爵士、46家報刊、23所科研機構上書郡主,並將副本送到本人手中,建議──不,乾脆是要求大衛第二與納維斯永結百年之好,以樹立全郡全地球全銀河系的愛情典範、婚姻典範、家庭倫理典範、美學典範與人種優生典範。功在世界,樂在自己,何苦而不為也。

按,大衛第二與納維斯早已互相愛慕互相吸引互相碰撞互相放電,迸發出人的光輝情的火焰愛的岩漿生命的霹靂,又有輿論公意的推動,順風順水,合情合心,便擇吉日良辰在郡主欽定的教士主持下舉行了婚禮,鳳凰於飛,鴛鴦盤頸,結成佳偶。眾文人學士在鼻煙壺學會主持下撰文,以此“良緣”為題材展幵了徵文比賽。之後,又由花露水紙巾公司主持舉行了發獎儀式。獲獎篇目如下:

一等獎二名:《愛的脈沖率》、《幸福,幸福,你的熵效應在哪個移民局?》

二等獎四名:《乾坤大放電》、《誰說我們不瀟灑》、《論納維斯與大衛第二的婚姻關系的穩固性必然性與非隨機性》、《笛戈拉巴落靈牛勒姆》(這最後一個題的含義不詳)。

三等獎一百名,鼓勵獎五百名,題略。所有獲獎文章搜集成書,由冰激淩托拉斯資助在郡內外出版,並且組織翻譯推銷。出版商估計,此書有可能在五十年後走紅。

不幸,評獎後三周,大衛第二與納維斯因吃熱狗時要不要加洋蔥而發生爭執。大衛第二喜吃洋蔥,雄辯地提出:“如果你真愛我你就應該也吃洋蔥”。納維斯大慟,說:“人家為愛人可以犧牲生命,你卻連幾片洋蔥也不肯犧牲,可見你愛我是假的,那些吹捧與科研文章也是假的……。”於是二人怒目而視,皺鼻而吠並發出咆哮之聲。第二步彼此聲明:“你使我不能忍受!”“我們的相互選擇是一個悲劇……”第三步乾脆動手↓打起來。大衛第二額頭凸出了青包。納維斯的一衹眼睛紅腫出血。

壞消息傳出,舉郡震驚。三周前徵文評獎儀式上未能得中的文人學士聞訊極為關注激動。於是改由啤酒廠主持,以“謬緣”為題展幵了徵文評比活動。最後由綠計司(即長了綠黴的乾酪)學會主持了發獎儀式,獲獎篇目如下:

一等獎:《後弗洛伊德主義與大衛第二納維斯齟齬的黑箱背景》、《我的名字叫孤獨》。

二等獎:《論所謂良緣的偶然感隨機感不穩定感與破裂的必然感》、《愛呀愛呀早把我們愛累了》、《鱷魚星座與熱狗洋蔥的神祕契合》、《哈莫斯帕歐幾番切哩》(最後一題含義不詳,故評為二等獎)。

三等獎、鼓勵獎不計其數,一位科學分析家分析,這些作品雖然都否定那個“良緣”,但理論參照系不同,計有星相學、心理學、社會學、病理學、符號學、感覺學……諸派,於是各派又撰文論辯起來。

這邊各派論辯時,原來贊揚“良緣”的學者文士或垂頭喪氣,牢騷滿腹,哀嘆懷才不遇﹔或不甘寂寞,披挂上陣,堅持原觀點並援引最新消息,証明一對小男女正在和解,“良緣”仍是良緣而不是“謬緣”,或轉而否定良緣,並發表談話,講述新的道理。

大衛第二與納維斯的情感關系成了全郡學術界文藝圈的熱點,人們清晨見面或通電話時已不再叫“哈羅”,而是先問:

“和好了嗎?”或者“離婚了嗎?”

終於,大衛第二與納維斯和好如初,而且更加有情有致。二位苦於成為新聞追逐與科研兼文學描寫的對象,特別是不願成為徵文比賽與企業贊助的題目,便做了整容變形手術,隱姓埋名,遷居涼涼嶺冷冷窪小小村微微室。

大衛第二與納維斯失蹤的消息傳出,引起了徵文的第三次浪潮。第三次徵文由哪里贊助?不是尼龍襪廠就是水產學會。第三次徵文的命題呢?憑著感覺找吧。

無底先生

古有無底先生,豪富也,喜收藏,凡是美女好馬良物,俱思購之歸己。遇有不肯出售者,他買通各界人等,或軟攻其心,或強攻其身,為達目的,百戰不殆。有趙員外蓄小妾,能噴火做掌上舞。無底先生出千金欲購,趙員外不肯,無底先生擬出萬金,趙員外仍不首肯。無底先生通過公共關系手段,晝夜二十四小時不停向趙員外遊說,使趙員外發瘋,去醫院接受心理治療。又有各色人等晝夜二十四小時偵察趙的行蹤。終於發現趙家有一瓶人頭馬白蘭地,乃有走私偽貨,飲此,實觸犯刑律之勾當也。舉官。捕趙,刑之,趙大駭,一切供認不諱,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小妾充公,拍賣,無底先生以三十兩銀子購納之。

既購,藏之金屋,乃覺嫌膩,實無趣也。又求良駿,得良駿,未騎竟日,棄之。轉求房屋庭園三套馬車摩托賽艇,俱得,得而厭之,不予理睬。轉求家用電器,俱七星產品,購之不用,任其自生自滅。

如是凡30年,舉國人力物力天然力資源,俱姓無底氏。國君懼之,神廟求簽,謂舉國應屬無底。國君不敢不從,舉行莊嚴隆重之禪讓儀式,儀式上由國君與各界代表聯署宣佈,從此該國之一切山河溝壑、男女老幼、馬牛雞犬、城鎮鄉村、金銀銅鐵、刀槍劍戟、旅館廁所、宮室廟堂、文章典籍……直至從一等一品至二十三等三品烏紗帽,從助理研究員至特級教授之職稱,悉數歸無底先生所有,悉數聽無底先生生殺予奪。原國君甘願成為無底先生第一百另八位家奴。原王后王妃,悉數歸無底先生受用。

無底先生大喜,贊曰:千古一人C一人萬物C皆備於吾C舍吾其無!

既歸而厭,患性冷淡飲食冷淡醫療保健冷淡功名事業心冷淡癥,不飲不食,不思不慮,不做愛亦不進洗手間。又過五十六小時,一命嗚呼。或曰自殺,或曰他殺,或曰坐化,或曰飛升,留下疑團供一批所謂紀實的不實文學刊物報道。寫此題材作家,俱獲企業家獎。

舉國哀悼,極盡哀榮,遺體告別儀式上朗誦了無底先生的詩作:世界歸吾C吾無世界C世界非吾C吾是何物C失之不得C得之即失C生命如塵C生命如電C生命非吾C生命何屬C嗚呼哀哉C哀哉嗚呼!

於是眾文學評論家認為此詩達到古典現代的最高頂峰,補選無底先生為該國作家協會名譽大總統,並提名無底先生為國際諾爾貝切利核能大獎候選人。未獲中,乃由該國作家協會提出嚴正抗議,並撰文謂國際諾爾貝切利核能評獎委員俱是扒灰之驢子雲。

1979年8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