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推遲二十三條港府政治風暴

由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香港7月1日大約有10萬人參加反對特區政府就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大遊行。遊行從下午三時正式開始,從維園出發遊行到政府總部。遊行開始後,不斷有成千上萬的市民沿途加入,遊行隊伍前端到達總部後,在維園的草坪上仍站滿了人群等待出發。由於天氣酷熱,不少參與遊行的市民不適,大約有30個求助個案,其中有25人需要送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本報訊】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凌晨宣布延後在立法會討論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香港股市7月7日異常雀躍反應,琤肏數上升了二百五十點,但在政治層面而言,當天過六十六歲生日的董建華,聲望及其政府表現的評分,卻跌至新低。

二十三條關注小組在七一大遊行後,委託香港大學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董建華的評分已經跌至三十五分,比上月下跌近九分,即使政府在上星期六提出三項修訂後,董建華的評分也只是輕微回升零點四分。在接近一千一百個被訪者中,有六成半人表示不滿意特區政府的施政表現,是有調查以來的最高點。

前自由黨主席李鵬飛當天表示,董建華這次就二十三條立法所暴露的問題,將無可避免的引起中央方面對香港今後管治問題的擔心。目前是港區人大的李鵬飛說,特別是在董建華之後,香港行政長官如何產生的問題。七月一日五十多萬人上街反對政府就二十三條立法的遊行示威,目前已經漸漸演變成為香港大眾追求民主改革的訴求。

在北京胡、溫體制形成之後,董建華是否繼續可以享有江澤民時代的無條件支持,早就是此間政治觀察者關注的目標。香港七一大遊行之後,過去一向無條件支持董建華的立法會議員和商界人士,也紛紛出現雜音。

目前與論關心的是,在自由黨田北俊的震撼之後,董建華如何安穩香港動盪的政局。而幾乎拚了所有資源的民建聯,可說是與董建華政府一起沉淪成為最大的輸家,只是董建華頂多在四年之後成為歷史,但中共在香港多年用心栽培的民建聯,其招牌可能成為選舉的毒藥。

民建聯主席曾鈺成當天承認該黨在整個事件可能受到影響,但他說『我不計較我的政治生涯,這是微不足道』,他只是想為香港做些事情。他說民建聯今後在選舉上可能因此更難取得選民的理解,因此他也可能辭掉行政會議的職務 。

過去以來,行政會議是香港行政主導政治架構中,權力核心的所在,但田北俊風暴之後,改組行政會議是董建華必須要做的事。此外,董建華不惜一切要維護、甚至護短的問責制高官,相信也會有更迭,包括態度傲慢講話輕蔑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自己制定加重新車銷售稅但卻事先偷步買了一輛「凌治」汽車的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負責制定小面額股票交易新條例但因為疏忽而致很多人血本無歸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負責對抗 SARS但卻造成全世界病患死亡率最高的衛生局局長楊永強 。

董建華在六年來累積如此多的民怨和施政上的錯失,歸根結底是因為董建華政府缺乏民主基礎,只能憑著田北俊意外「倒戈」,才能突出立法會的功能,香港人今後要爭取的,並不是類似的突然倒戈,而是制度上的民主監察。

北京被迫同意延後立法

鑒於香港五十萬民眾走上街頭,中共新領導階層順應香港民意,做出延後二十三條立法的決定。北京有關人士指出,有關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北京當局一直是以被動方式處理,由於香港特區政府未能妥善處理,為避免引起更大民怨,只好順水推舟,被迫同意延後修法。

由於胡、溫新領導階層一再強調「一切為民」的執政理念,在七一遊行後,北京政治觀察家都認為,北京方面在處理此事上會採取溫和方式,做出適度讓步;中共當局也應該會對這次大遊行做出適度回應,二十三條雖然不會收回,但未來不管是採取延遲立法、修改爭議內容或先通過部分不具爭議內容,都是緩和香港民眾情緒的適當作法。

北京有關人士指出,七月一日香港大遊行讓北京中央政府深刻感受到,如果執意要求香港立法會通過現行的二十三條規定,將會傷害香港民眾的感情,造成社會嚴重分化、對立,讓民眾認為中央政府沒有體察民意,甚至對北京實行的「一國兩制」失去信心。

在七一遊行後,中共統戰部與港澳辦曾經會商,決定對二十三條內容進行修訂,已緩和香港民眾不滿情緒,但仍決定要在七月九日通過立法;不過,三天前香港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訪北京,向中共統戰部長劉延東、港澳辦主任廖暉表達了龐大香港中產階級反對的意見後,中共當局最後才同意順應香港民意延後二十三條立法。雖然今天北京的中共港澳辦不願對此表示任何意見,但有關人士認為,從胡、溫新領導階層上台後表現來看,他們這項決定展示了願意聆聽老百姓聲音的新做風。

中共前政府在推動的二十三條立法時,原來就沒有規定何時要完成,但有鑒於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一向與中央配合良好,所以希望能在他任內推動,否則隨著香港民主化程度加深後,不確定因素增加,未來立法將更加不易。可是,董建華並未處理好此事,北京方面迫於無奈,只能順水推舟,等待適當時機再度修法。

香港特首董建華延遲香港反顛覆法的審議,引起舉世矚目,香港有觀察家認為,董建華此舉極可能動搖其特首地位。而分析家認為,中共高層應會力挺立場親北京的董建華。雖然董建華的表現不佳,一旦要撤除董建華的職務,相當於承認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自治的試驗全盤失敗,那麼統一台灣的希望將進一步遭受挫折。

「路透」報導指出,中共不會承認支持董建華是失敗的,也不會推翻「一國兩制」的政策。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後,中共原寄希望以董建華為特首來創造一個「一國兩制」下的繁榮的香港,並以此向台灣展現「一國兩制」的可行性,吸引台灣走向統一。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表示,當前的情況是中共「一國兩制」政策的危機,如果北京否定了董建華,也就相當於否定了自己。分析家認為,當前香港的形勢,讓中共也陷入政治雷區。中共一直希望穩定,不願見到香港再次發生大的示威活動,更不願這樣的情況引發大陸內部的類似不滿情緒而有樣學樣。所以,中共官員才會向來訪的香港政治人物表示,法案應該通過,但時間由香港特區政府自行決定。但北京的一位政治學者認為,北京方面史無前例的在群眾示威壓力下讓步,將開創一個先例。下一次香港再發生一次大規模的示威,就需再做出回應。

田北俊翻盤董建華翻船

代表商界利益的田北俊大概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做了香港的民主「英雄」。

事實上他的出身背景與民主可說是一點都沾不上邊,因為他出任黨主席的自由黨過去可說是董建華政府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與親北京的政黨民建聯通稱保皇黨,是董建華在立法會中的兩大支柱,但諷刺得很,這位擁有香港兩個牌子的時裝連鎖店的老闆、有「田少(爺)」之稱的田北俊,在北京與港澳辦主任和統戰部部長討論過二十三條的立法後,回到香港後便決定在這個問題上與董建華分道揚鑣,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使得董建華顏面盡失,被迫在今早臨時宣佈押後原定在本星期三將二十三條提交立法會表決的計劃。

田北俊從政的理念與民主派人士大相逕庭,但他這次突然的行動對董建華政府所造成的震撼,不下於七月一日的五十多萬人上街。七一大遊行對董建華政府只有暫時性的衝擊,因為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門內與行政會議開了兩次會議後的董建華,三天後宣佈政府仍將如期在七月九日提出《國家安全條例》草案的二讀和三讀,五十萬人在三十三度攝氏酷熱下的遊行,只換來政府的三項修訂。

但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的職務,使得董建華政府在立法會頓時流失了自由黨的鐵票,造成提案絕不可能獲得通過的事實,董建華因此只好被迫叫停。反對二十三的立法會議員余若薇說,這是董建華把自己困死,下棋下到已經沒有下一著,只能用「愚蠢」來形容。

發動大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發言人李卓人說,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成員,對董建華來說是「眾叛親離」。前自由黨主席、目前是港區人大的李鵬飛說,董建華從開始就對情勢判斷錯誤,也低估了自由黨,造成目前政府管治危機。說董建華完全錯估局勢絕不為過,因為董政府內最重要的智囊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在遊行前不久,公開表示他估計七月一日的遊行人數頂多不超過三萬。因此政府還以為在當天宴請一千人吃飯、一萬人看戲,就可以打擊民間人權陣線動員的能力。董建華政府對香港真實情形已經存在如此的謬差,如果北京中央要透過港府這個管道了解香港的情況 ,其準確度可想而知。

在這種錯誤重重的部署下,董建華政府中的一些人士和香港傳統的左派,仍然在大遊行後咄咄逼人,民建聯主席曾鈺成說條文或許可以修訂但立法不能延遲、左派工會出身的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甚至說看不出條例有任何修訂的空間、人大常委曾憲梓說絕對不能耽誤立法。他們所恃的當然不是民意,而是他們自以為是地向北京效忠的一股蠻勁。

但中共權力核心的北京,顯然對香港還是有其他了解途徑。例如港澳辦和統戰部告訴田北俊,中央雖然要立法但立法沒有時間表的,就顯然已經意識到五十多萬人大遊行對香港的政治局面所帶來的影響。直得注意的是,這次應邀上京會見中央官員的香港人士,統統都不是傳統的左派分子,而是如田北俊等的立法會功能團體的議員,包括會計界的李家祥和銀行界的李國寶。田北俊今天在記者會上再次重申,他在北京與港澳辦官員會面所得到的理解,是北京對二十三條的立法細節內容,以及時間表都是由香港自己決定,北京在立法上並沒有訂下死線。

與董建華同在上海出生的田北俊這次就二十三條與董政府「翻臉」,可說是整個事件的轉捩點,而導致他和自由黨與政府看法分歧的,就是七一的大遊行。他在今天的記者會上表示,自由黨仍然認為《國家安全條例》立法是應該的,而在七月一日的五十萬人大遊行前 ,自由黨認為立法應該如期進行,但在大遊行後,他們發現市民對立法有意見,因此認為應該延後立法,多聽取大眾意見,而政府在上星期六就二十三條作出三項重要修訂,自由黨當時認為可能已顧及到社會的訴求,但兩日來透過咨詢發現香港大部份人仍然希望政府押後立法,因此自由黨決定繼續要求政府押後立法。

田北俊又表示,由於他身兼行政會議成員職務,投票取向必須與政府一致 ,而《國家安全條例》立法是香港歷來所立的法例中屬最重要的,他認為個人的投票不應該與自由黨不一致,所以決定向行政長官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務,他強調這是他唯一可行的方法,也是他認為的「兩全其美」的辦法。他當天承認雖然自由黨在立法會的議席,都非由直選產生,但這不代表自由黨不聽取民意。不過他同時強調他退出行政會議,並不意味自由黨將成為反對黨,他們將繼續與政府合作,「甚至不怕外界形容自由黨是保皇黨」。

返回頁首

法律法规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