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牧者  

林森執事

復活期第四主日﹐甲年

宗徒行使21436-41

伯多祿前書220

約望101-16

這復活期第四主日又名善牧主日﹐在今天的福音堙M聖若望描述耶穌為善牧者﹐或者比較正確地說﹕是天主子民的真正牧者﹐希伯來書的每一頁中﹐都形容天主是猶太人的牧者﹐而被選民眾是天主羊群﹐今天在聖詩廿三首﹐我們用自己的言語寫下﹕「天主是我們的牧者。」

大多數的我們已不能想像羊與牧者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對於基督這善牧者的印象﹐多是從聖堂裡彩色玻璃中影射出來,那兒的基督穿上不受汗漬或羊糞污染的長袍﹐一手執著軟弱的牧者彎杖﹐就是那最膽怯的豺狼或山獅也不會被嚇退的﹐另一手抱著滿身白毛像初降雪花般白的熟睡羔羊﹐使人想像牧領那最天真﹐最馴良的動物﹐而牧羊是最好的工作。

數年前﹐因工作關係﹐我被差遣到澳洲﹐偶爾與朋友在週末到鄉間去﹐其中一次旅程所得到的不可磨滅的印象就是汽車每走約十哩路﹐就要為那群像永過不完的髒的笨的羊停下來。牠們漿滿泥濘的後部都有一個神秘的紅色記號﹐最後﹐最走在尾的羊會被那疲倦的披著破布的牧人踢趕過路。然後牧人才用那笨重的杖示意我們可以繼續行程。

但我常常想得到答案的問題是﹕為什麼每一隻羊的後部都有某種鮮紅色的印。「噢﹗」牧人回答﹕「那印可以表示那羊屬你的還是他人的﹐沒有印色﹐你不能分辨他們呢﹗」原來那神秘的紅印可以識別那離群走失了的羊﹗

我想到一個人﹐祂熱愛我們人類至極﹐自願為我們犧牲性命﹐決非被逼而為。我回憶四星期前復活節﹐當數十名新弟兄姊妹受浸領洗時﹐雖然或者還沾著一點從這滿是罪惡的污染的世上的塵埃﹐但無論如何﹐為了我們領洗的德寵﹐跟隨了主耶穌的死亡﹐得到復活﹐我又想到那濃黑的聖油﹐紋在他們的額上﹐那聖油、香料、玉桂和香草混合痕跡﹐留下一個永不磨滅的十字印記﹐對我們來說,那橫在我們額上的十字印記是我們屬誰的記號﹐是我們的識別。印了上這記號﹐讓我們跟在真正的牧者背後﹐我們復活的主背後﹐好讓祂回顧召喚我們跟隨祂的領導之時﹐一目了然。

世上普通的人﹐未必能看到我們額上領洗的十字印跡﹐但世人不能不顧我們復活救世者﹐高舉聖杖﹐把這世界暫停﹐世人不能不顧那整群的人跟隨他們的牧者反對狂亂和暴虐﹐同情受難者﹐護衛弱小﹐無助的﹐並替在社會沒有聲音的人提出抗議。世人不能不顧領了洗的人的社會供獻他們的時間﹐天才﹐財富及生命﹐替社會搏取慈愛﹐憐憫及人道﹐世人不能不顧我們這一班被我們復活的主帶領所創造的新生﹐因祂的復活所答允的新生﹐遲早這世界一定會聽到改變了我們生命,成為新的一代的消息。遲早這世界一定會知道基督已復活,真的復活﹗

當耶穌說及那為了羊群安全而捨棄自己生命的細心牧人時﹐那些聽耶穌說話的會熟諳那景象﹐這並非一種隱喻導至聯想﹐因為他們知道羊群會被安全地引到羊棧﹐牧人會認得他的所屬﹐一一叫他們的名字﹐看門的人﹐認得牧人﹐便大開棧門。牧人經常個別地叫羊﹐羊也認出主人的聲音而跟隨進去。羊群實在被在前走的帶領到草原。在這簡單的容易感受的生活情景﹐基督讓人清楚地理解祂。

我們對善牧者已有一個解釋﹐不但如此﹐耶穌自稱是羊棧的門﹐是那個讓羊群平安進出﹐隔離一切危害﹐並使他們有完滿生命的門。

因為祂是天人之間的中保,是人與天國唯一的門戶,也更是我們唯一的救主。羊群是指天下萬民,羊棧是比作教會。耶穌基督祂親願所有的羊群都加入祂的教會,接受祂的救恩,所以在祂升天之前,把這重任交托給祂的門徒和祂的教會,亦即是-祇有由祂派遣的牧者,才有權牧放祂的羊,羊也祇有經過祂才能進入天主的國。但因為教外的人多,傳教的人少,故祂說「莊稼多,工人少,你們應求莊稼的主人,多派遣工人來牧割他的莊稼。」就是說我們應祈求天主多召叫青年男女,加入神父執事修女的行列,參與傳教救靈的事業。

尤其是我們在海外的教友,我們真的體會了莊稼多工人少的慘況。多少次我們熱切地渴望有一為國籍神父能路過此間,不論是渡假或進修,我們便設法聯絡邀請他們,為我們不說英語的年長教友,舉行中文的感恩聖祭,辦一次修和聖事,倘能為我們舉行一次避靜更不勝感激了。

由於聖教會正面臨著聖召短缺,故教宗保祿六世在生時,便將善牧主日改為國際聖召節,以提醒全球的信友為聖召祈禱。所以我們這些認識到缺乏神師悲苦的,除熱切地為聖召祈禱外,當應告訴那些有牧者在身邊的朋友要好好地珍惜。說真的,我非常羨慕在海外而有國籍神師工作的地區,但遺憾的是這些身在福地不知福的朋友,有些仍和港台一些冥頑的教友-只知批評他們的司鐸執事-勢利,市劊,霸道,疏懶。我不禁要叫他們好好地打開聖經,細讀若望福音第十五章16-耶穌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為派遣你們去結果實,去結長存的果實。」這就說明了-門徒跟隨耶穌是答應主的召叫,把自己奉獻給天主,放棄了世俗的生活,接受主耶穌所托付的救人的神聖使命。而神父執事修女就是繼承了門徒的使命,回應天主的召喚。我相信在他們作出慷慨回應天主的召叫時,遠比許多人在揀老婆挑老公為重吧!那麼他們在被派到你的堂區後,又怎會變成你眼中「無用之物」呢?為此請你打開瑪竇福音第十九章29節來細讀一番,當那青年財主走了後,耶穌答覆伯多祿問:「我們捨棄一切跟隨你,那將得到什麼?」耶穌答說:「無論誰為了我的緣故,撇下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田地,房屋的,都要得到百倍的酬報,並要得到永恆的生命。」那我不禁要問-你們有沒有給予這聖職人員關懷和支持?你們有沒有給予這牧者父母,兄弟,姊妹的慰藉和力量?

朋友:你知道嗎?每一個聖職人員在他們開始時-都有一份雄心壯志的豪情,慷慨犧牲的精神,他()們為奉行主耶穌基督的勸諭,放棄世俗的一切。所以他()們向天主宣誓-發了絕財(神貪),絕色(貞潔),絕意(服從)三願,以度更完善的信仰生活,獻身教會牧養主的羊群。為此我們不妨細想一下,他()們竟也是人,也一樣有壓力,情緒的感應。所以我們又那能以偏蓋全?聖經上說:「羊聽我的聲音,去跟隨我。」按路加福音第十章,16節很清楚的記述-耶穌對祂的門徒說:「誰聽從你們就是聽從我,拒絕你們就是拒絕我,拒絕我也就是拒絕差遣我來的那一位。」而若望福音第十章26節也同樣記載-耶穌說:「你們不信我的話,因為你們不是我的羊。」故我們的牧者是天主的代表,我們是應該遵循的,我們不僅對他給予關懷與支持,更應該絕對的敬重,因為敬重不只是給牧者的關愛和打氣,也更使自己的子女感受到牧者的價值,父母就是子女的好榜樣,雖然為了生活奔波勞碌,而你還能經常能共融在教會的工作中,以仁慈和熱愛的心腸多鼓勵自己子女追隨聖召,那麼當你的子女內心體驗到天主的召喚時,他()定會慷慨熱切回應的。在過去多少男女青年就是因為父母的熱心鼓勵而獻身教會。何況這是天主對你們家庭的特別恩賜,因為能跟隨耶穌並與祂合作拯救人靈,這是何等的光榮,理應鼓勵和培植啊!

善牧就是一個「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的人。聖教會今日需要很多這樣的善牧。傳統的善牧指的是神職人員,這就牽涉到「聖召」的問題。

今日不少人認為在世俗中亦可為信仰作見證,無論結婚或獨身,作神父或作醫生,賣菜的或家庭主婦,我們都可以達到聖德的高峰。這種說法是正確的。聖德有很多路,召叫也有很多種。但今日我想邀請各位去認真考慮的,是一個真真正正狹義的聖召問題:我有沒有做神父,執事、或作修女的聖召呢?我願不願意嘗試呢?

我有一位老神父朋友,經常苦口婆心地叫教友們「給天主一個機會」(Give God a Chance),我現在也要認真地問大家,你願意給天主一個機會嗎?給祂一個召叫你去作神父,執事、或作修女的機會嗎?

請你和我一起說:「天主,你要我做什麼?我把我的未來交托在你手中。如果你要我做神父、執事、做修女,我會樂於回應你的召叫。主,我在這裡,求你召叫我,我在這裡,請你派遣我!

這聖召節裡,讓我們都能醒覺,大家都盡一分力,為培育修道人的聖召而努力,用祈禱和實際的行動來支持,好讓廣大的莊稼有更多的工人來工作,為光榮天主也為全人類的益處。

因著躺下交付的生命,耶穌成了羊圈的門。不過,祂已復活了,還有甚麼能損傷,殺害和毀滅我們呢?通過這道門,我們已進入了永生的草場。這是主給你的召叫,你願意接受嗎?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