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呼伴噓聲查理、卡蜜拉認罪完婚

新婚的查理及卡蜜拉

 

 

 

 

 

 

查理及卡蜜拉婚後向群眾揮手

卡蜜拉婚前參加一次感恩聚會

查理及卡蜜拉在宣佈結婚日期

卡蜜拉父親(中)及前夫兒子、女兒參加婚禮之後

婚戒 一樣耀眼

黛安娜的婚戒為鑲鑽的藍寶石戒指,黛安娜生前出席公開場合常戴這只婚戒(左),右為卡蜜拉的婚戒

開始幸福人生...

英國王儲查理王子和卡蜜拉•帕克鮑爾斯女士,昨日在倫敦近郊的溫莎市政廳完成結婚儀式,終於結束了卅五年漫長等待的卡蜜拉,首次在公開場合中挽著查理王儲的左手臂步下臺階,開始他們的幸福人生

英國版 大悶鍋

英國專業的模仿名人演員溫蒂、瑪麗與彼德(由左至右),七日分別以卡蜜拉、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和英國王儲查理的扮相,出席溫莎市一家出版商的開業儀式。

英女王與夫婿,以及查理二子參加查理及卡蜜拉婚禮

荷蘭王子及王妃參加婚禮

查理及卡蜜拉婚前參加一次禮拜後離開教堂

查理及卡蜜拉婚前參加一次慈善音樂會

   【本報訊】英國王儲查理王子和卡蜜拉•帕克鮑爾斯女士,九日中午在倫敦近郊的溫莎市政廳以公證結婚方式,正式結為夫妻。這對新人稍後在返回溫莎城堡聖喬治禮拜堂的賜福儀式上,先行認罪懺悔,然後才接受祝福,並與英國女王及其家人同受群眾歡呼。

 不過,在查理和卡蜜拉進入市政廳前,民眾中亦傳出不少噓聲。儘管英國皇室強調九日的婚禮是低調的儀式,仍有許多民眾夾道圍觀這場婚禮。來自世界媒體也各顯神通,租賃最有利的位置觀察和拍照。溫莎市政廳對面的店家和住家陽台,基本出租價為二千英鎊一小時。

 無論如何,對於英國皇室和其成員而言,搭乘小型旅行車到市政廳參加公證結婚,也是新鮮的嚐試。新娘卡蜜拉的家人,包括她的父親和姊妹們,以及她的一雙兒女最先抵達市政廳。接著,查理的家人,威廉王子、哈利王子、安妮公主、安德魯王子和愛德華王子夫婦另乘一輛小旅行車到達。

 與卡蜜拉的長子湯姆一同擔任這項公證儀式見證人的威廉王子,顯得有點緊張,甫下車,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是否記得攜帶結婚戒子。十二時二十五分,查理和卡蜜拉一同搭乘英國女王的勞斯萊斯自溫莎城堡緩緩駛向市政廳。

 此刻,眾人最好奇的是卡蜜拉的裝扮。當身著剪裁大方,粉白雪紡中長兩件式外套裙裝,配以同色系帽子和鞋子的卡蜜拉從車中步出,風格簡單明亮,廣受肯定。

 不過,查理和卡蜜拉似乎顯得有些緊張,兩人各自步入市政廳內,市政廳的紅色大門隨即關上,留下背後的歡呼和噓聲。大約二十五分鐘後,市政廳大門再度打開。終於結束了卅五年漫長等待的卡蜜拉,首次在公開場合中挽著查理王儲的左手臂步下臺階。這對新人未作停留,立即驅車返回溫莎古堡,準備參加下午二點三十分在聖喬治禮拜堂的賜福儀式,以及八百名賓客的宴會。

 這段時間內,歐洲和國際貴賓政要陸續抵達聖喬治禮拜堂。英國皇室成員顯得十分輕鬆,威廉和哈利在賜福儀式前則雙雙表現的有點緊張,不時捉著領帶。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和菲利浦親王則神情嚴肅,女王完全沒有笑容與喜悅之色。

 二點三十分,查理和卡蜜拉進入禮拜堂。卡蜜拉身著馬藍瓦倫泰設計的銀藍灰絲質長禮服,手持黃白色小花,與查理並肩行進,一路上卡蜜拉神情緊張,直到查理提醒放下手中的花束。

 接受賜福前,查理和卡蜜拉,以及會眾同誦一六六二年英國國教」公禱書」中懺悔文,承認自己犯下許多罪惡,然後才接受坎特伯雷大主教祝福。不過,在祝福時,大主教詢問查理和卡蜜拉未來是否對自己的「妻子」和「丈夫」忠實時,這對新人並未如傳統回答說「是的」。而是,「上帝的協助,將是我的解決之道」。

 賜福儀式後,八百名賓客一同參加慶祝宴會。查理和卡蜜拉則在宴會後,直接搭機前往蘇格蘭渡蜜月。這段風風雨雨卅五年的苦戀,至今終於修得了正果。

封號尷尬 卡蜜拉只當「王妻」

   英國王室近年來風風雨雨,形象日壞,頗有江河日下之勢。就以查理王子與卡蜜拉的婚禮來說,本應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一樁美事,然而由於這對老情侶實在不得人緣,共和派人士更藉此大張旗鼓,主張一舉廢除已有一千兩多年歷史的英國王室。

 反對王室的人士認為,英國的君主體制已經不合時宜,早該淪為歷史陳跡。如今王室存在的價值,似乎就只剩為各家小報提供煽色腥的報導材料,以及讓白金漢宮前川流不息的觀光客有照片可拍、有明信片可買。

 伊莉莎白二世女王登基五十三年以來,雖然一直恪盡君主職守,深受子民愛戴敬重,然而她即將於本月廿一日年滿七十九歲,來日無多。下一位英國君王是否還能在每年耗去納稅人八百萬英鎊(約合新台幣四億七千六百萬元)之餘,繼續維繫聲望、凝聚民意,如今看來大有疑問。

  查理與卡蜜拉就在這樣尷尬的氣氛中步上紅毯。英國《每日郵報》三月底做了一次民意調查,結果有六五%受訪者認為,查理與卡蜜拉的婚事對英國王室有負面影響。卡蜜拉尤其是眾矢之的,七三%民眾反對她成為下一任王后。目前最令王室尷尬的問題就是卡蜜拉的封號。儘管黛安娜王妃車禍猝逝迄今七年又七個月,但英國民眾對她仍緬懷不已;相較之下,卡蜜拉的「婚姻破壞者」形象始終揮之不去,許多人至今無法容忍她繼承黛妃的「威爾斯王妃」封號。

 因此王室在宣佈查理婚事的同時,也明確宣示,卡蜜拉晉身為太子妃之後的稱號將是「康瓦爾公爵夫人」,而不是敏感的「威爾斯王妃」。而且有朝一日查理登基加冕之後,卡蜜拉也不會以王后(Queen)自居,而是別具一格地稱為「王妻」(Princess Consort)。

 然而英國政府的憲政事務部日前卻表示,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只要卡蜜拉嫁給查理,她自然擁有「威爾斯王妃」的身分,將來也會順理成章地以「王后」身分母儀英國與(大英)國協。除非修改法律,否則卡蜜拉這兩個身分任誰都無法剝奪。對已經是四面受敵的王室而言,政府這番法理解析可說是雪上加霜。

好事多磨 冥冥中有黛妃詛咒?

   如果世間真有詛咒存在,那麼,英國王儲查理王子和情婦卡蜜拉帕克鮑爾斯的婚事,絕對不是所謂的好事多磨,而是冥冥中,黛妃在地下依然詛咒著查理和卡蜜拉的結合。

 從三十五年前首次相遇,經過足以書寫成冊的喜劇 悲劇和肥皂劇各式過程後,查理和卡蜜拉終將在周六中午正式結成夫妻。然而,從他們宣佈這項喜訊以來,受到的祝福十分有限,面對的質疑和麻煩卻特別多,有些甚至是根本無法料到或規劃的「天意」。

 英國媒體和輿論對查理與卡蜜拉的婚禮,似乎有著某種不提黛安娜的默契存在。畢竟,黛妃已埋葬在娘家史賓瑟家族的墓園裡,她摯愛的兩個兒子威廉與哈利都將出席父親與卡蜜拉的婚禮。在這種情況下,外界對查理和卡蜜拉的結合,都必須有一定程度的尊重。

 只是,與當年黛安娜與查理王儲之婚相較,不僅是婚禮本身高低調處理的問題,而是這當中有著太多與傳統英國皇室禮教無法融合的事實。

 從今年二月初查理宣佈再婚以來,沒有明文憲法卻偏最謹守成規的英國大眾,第一個討論的便是英國王儲欲以民事公證結婚的方式再婚,是否合法?迫使英國大法官出面澄清其合法性的爭議。

 接著,因為結婚場地執照申請問題,迫使婚禮由溫莎城堡內改到市政廳舉行,在任何人都有權利進入市政廳的走廊的前提下,保持婚禮的全然隱私性是不可能的任務。

 王儲跑到地方市政廳裡結婚,女王和王夫公開宣佈不參加這項民事婚禮,英國王室對這樁婚事的認同和接受度,流言四射。無論如何,這都在可以掌控和解釋的範圍內。詎料,天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這段期間過世,他的的葬禮彌撒恰好訂在查理和卡蜜拉的結婚日─四月八日。

 原先誓言不會變更婚禮日期的查理,被迫延後婚期一天。而在八日這一天,他得代表英國皇室前往梵蒂岡出席教宗的葬禮。在自己大喜之日前夕,先參加喪葬,查理大概已沮喪到沒時間和心情多想其他的事。

 更難逆料的事並未因此告一段落,查理和卡蜜拉結婚的溫莎城是英國飛航要道之一,配合王儲的婚禮,相關單位早已悄悄變更了四月八日當天的飛行航道,以便讓王儲和來自全球的貴賓可以有個比較安靜的慶祝環境。可是,風向居然改變,吹起西北風,不論是四月八日或九日,飛機都無法避開溫莎上空飛行。

 那麼多的波折和巧合,使人不得不想起黛妃生前說道,「我的婚姻中有三個人,因此比較擠」時的哀怨,以及後來,黛妃誓言,「他們除非踏過我的屍體結合」的憤恨。斯情斯景,莫不令人反覆回到當年目睹黛妃笑容燦爛如陽光的記憶庫裡。而此刻的黛妃,是否躺在冷冷的棺木中,冷冷地盯著今天的這場婚禮呢?

三角糾葛理還亂 擁抱摯愛終不悔

   英國王儲查理在一九七○年代英年時期交過許多類型的女友,他甚至承認嘗試和已婚女性談戀愛,享受一種既安全又刺激的戀情。直到查理愛上一位女孩,當時他並未對她許下承諾,在這位女孩離他而去後,他才明白她是他一生的真愛。

 卡蜜拉特殊調情 查理心動 這位女孩並非與查理締結童話般世紀婚姻的黛安娜,而是他苦戀卅四年、終成眷屬的紅粉知己卡蜜拉。

 一九七一年六月某日,查理在溫莎一場馬球比賽派對上,被當時廿三歲,聰明自信、金髮亮眼的卡蜜拉•桑德所吸引。卡蜜拉長相並非典型美女,但她獨具一格的特質及幽默感,對男性有股吸引力,查理尤其欣賞。加上查理與卡蜜拉有許多共同的興趣,包括,騎馬、打馬球和鄉野活動,兩人一拍即合。

 卡蜜拉為了加深查理對她的印象,特別向他提起,查理的高祖父英王愛德華七世與卡蜜拉的曾祖母凱蓓曾是一對戀人,問查理對這段「先人之戀」有何看法。卡蜜拉這種特殊的調情方式令查理砰然心動。

 查理與卡蜜拉從在溫莎一見鍾情,卅四年的愛情路一路走來,顯然不亞於他們的先人。為查理自傳執筆的朱諾說,查理與卡蜜拉兩人彼此深愛,只要查理開口,卡蜜拉很想點頭嫁給他,但查理始終沒有向卡蜜拉求婚,因為查理無法抗拒其他女性的魅力,且當時他尚未考慮結婚成家。卡蜜拉只好改和她的另一名愛慕者、騎兵軍官安德魯•帕克鮑爾斯交往,查理則隨皇家海軍到加勒比海服役。八個月後查理返國,卡蜜拉已和帕克鮑爾斯訂婚,查理才明瞭他失去了摯愛,也開始認真考慮物色未來的王后對象。

 年輕貌美的黛安娜很快從眾佳麗中脫穎而出。不過,查理與黛安娜交往之初,仍與有夫之婦卡蜜拉暗通款曲,黛安娜對此八卦消息感到困惑,查理則搪塞準未婚妻說,他只是同情卡蜜拉而不是愛。

 雖然黛安娜天真浪漫、凡事以查理為尊,但不免感到納悶,為何查理和她兩人幾乎很少單獨約會。他們約會常去之處,例如,蘇格蘭的巴莫拉莊園、英格蘭的溫莎古堡,以及查理友人的家,帕克鮑爾斯夫婦往往也是座上賓,這種約會模式有違常理。

 黛妃婚前哭訴 硬著頭皮嫁 黛安娜在查理向她求婚時曾質問這一點,但查理並未因此收歛他對卡蜜拉的感情,甚至在他與黛安娜結婚前兩天,送給卡蜜拉一隻金鐲鍊,其上刻有兩人小名的縮寫G和F串連的圖形,象徵兩人的情誼不渝。儘管黛安娜表示不滿,查理依舊故我。黛安娜向娘家姐妹哭訴,但為時已晚,她只能硬著頭皮嫁入英國王室,別無選擇。

 一九八一年七月廿九日查理與黛安娜步入倫敦聖保祿大教堂結婚前,兩人都瞭解,他們選擇彼此為伴侶是妥協的抉擇。黛安娜在披嫁紗前的最後一堂鋼琴課告訴老師說:「再過十二天,我就無法再作我自己了。」 查理與黛安娜婚後搭乘皇家遊艇「大不列顛號」度蜜月,在互相查對行程表時,從查理日誌本意外滑出兩張卡蜜拉的照片,新婚的黛安娜縱有萬般委屈只能隱忍。數日後,查理在「大不列顛號」宴請當時的埃及總統沙達特,查理戴的金質襯衫鏈扣即是卡蜜拉送的禮物,圖案像兩個英文字母C的串連,象徵兩人名字第一個字母的縮寫。

 雖然這些事件看似小事,卻一點一滴侵蝕查理與黛安娜的關係。新婚第一年,黛安娜就開始看醫生並接受心理諮商輔導。

 婚姻裡三個人 無法圓滿 一九八二年威廉王子出生並未改善查理與黛安娜的關係,查理反而在距離卡蜜拉夫婦住家開車不遠處購屋,兩人相約定期獵狐。一九八四年懷哈利王子時,黛安娜更加懷疑查理和卡蜜拉除了獵狐之外還幽會偷情,但苦無證據。同情黛安娜的某人士提供她查理與卡蜜拉在電話中調情的秘密錄音帶,黛安娜也側聽到查理在浴室內打電話告訴卡蜜拉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我永遠都愛你。」黛安娜事後質問查理,兩人為此發生嚴重口角。

 卡蜜拉試圖在黛安娜面前扮演師友的角色,黛安娜表面上以禮相待,但私下給她取了一個「羅威納犬」的綽號。媒體一九八五年已經嗅到查理與黛安娜婚姻齟齬,到了一九八九年,兩人關係惡化,黛安娜在一場派對上挑明警告卡蜜拉說:「我很抱歉,我的存在讓你們兩人像身處地獄般,但是,我知道你們在搞什麼,別把我當傻瓜。」 莫頓所著、一九九二年出版的《黛安娜:她的真實故事》,書中披露黛安娜深宮怨婦苦楚,卡蜜拉•帕克鮑爾斯這個名字,以王儲夫婦婚姻第三者的身分,首次公諸於世。

 雖然查理一九九四年在電視訪問中承認他對黛安娜不忠,但辯稱這是在他婚姻「破裂無法挽回」後的事。不過,黛安娜次年也接受電視訪問,黛安娜說的那句名言:「我們的婚姻裡有三個人,所以有點兒擠」,一語戳破查理的辯辭。

 苦戀多年 終能結為連理 黛安娜在與查理離婚的次年,一九九七年車禍玉殞後,查理禮聘專家從事公共關係活動,以博取乃母伊莉莎白二世女王、英格蘭教會與大眾接受他與卡蜜拉的關係和結婚。查理向來不敢忤逆伊莉莎白女王,但為了卡蜜拉查理展現前所未見的堅持執著,終於說服女王接納卡蜜拉,而威廉與哈利兩位王子去年也接受乃父這項抉擇。

 經十年努力,英國社會大眾最後接受查理與卡蜜拉結為連理,如同查理在電視專訪中為他們兩人關係所作的註解:卡蜜拉是他人生中的倚靠,她是他不可多得的好友,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是。

唯她有能耐 讓查理走出低潮

   二○○五年四月九日,對卡蜜拉•帕克鮑爾斯而言,是人生中變化最大的一天。這個五十七歲的英國婦人,與大英帝國王位繼承人、查理王儲款曲暗通三十五年,終於在今天中午步出溫莎市政廳時,成為王儲的妃子,擁有「沃女爵」的貴族身分,並正式成為英國皇室成員之一。

 當卡蜜拉與查理,以及包括英國伊莉莎白二世女王等英國皇室成員一同站在溫莎城堡向群眾揮手致意時,恐怕依然有許多人無法真正瞭解,查理為什麼始終不願意放棄卡蜜拉?卡蜜拉又有什麼能耐,讓查理排除萬難與她正式結為連理?卡蜜拉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呢? 卡蜜拉一九四七年出生在一個富裕之家,父親為酒商,母親為貴族。她成長於鄉村,在倫敦受教育,並畢業於瑞士和法國的學校。初識查理時,他廿二歲,她廿三歲。黛安娜生前為這個介入自己婚姻的第三者取了個外號,管叫她「羅威納犬」(ROTTWEILER)─一種長相粗壯的德國狗。與黛妃在巴黎身亡的英國哈洛斯小開的父親阿法耶德則以「鱷魚臉」稱呼卡蜜拉,並形容卡蜜拉身上流著典型英國人的「冷血」特質。

 卡蜜拉是否真的冷血,外界很難評論。但她的冷靜和分明,卻顯露無遺。她在一九七○年初,選擇離開查理王儲嫁給安德魯•帕克鮑爾斯,已果斷認定英國皇室不會接受王儲選擇平民為妃,而王儲更沒膽識與父母抗爭。

 一九八○年期間,卡蜜拉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依然與王儲交好,並為查理選妃出主意,查理對卡蜜拉的依賴,自始未曾中斷。相較於自己母親的冷漠和距離,以及年輕妻子的任性和驕縱,卡蜜拉對查理的耐心和容忍,如同大地之母一般穩實。

 接近查理的朋友曾經透露,查理情緒最低沈時,只有卡蜜拉有能耐讓他走出來。另一方面,卡蜜拉自己則忍受許多事情,但她從不抱怨,也不自悲自憐。卡蜜拉與安德魯的婚姻中,安德魯廣受女性歡迎,緋聞不斷。卡蜜拉則是查理宮中入幕之賓。但兩人依然維持婚姻表相。

 一九九五年,查理王儲公開承認自己對婚姻和黛妃不忠後,卡蜜拉的情婦身分正式曝光。當她一如往常,前往住家附近的超市購物時,不但曾遭到市場內其他主婦辱罵,有人甚至憤怒地拿麵包丟她。但她面對查理時,卻隻字未提。

 對於自宣佈結婚以來的種種煩事不順,查理的臉愈拉愈長,卡蜜拉在公眾場合卻永遠更笑臉迎人。她告訴朋友,這場婚姻不過就是,「把兩個老人家掛在一起罷了!」 事情當然不如卡蜜拉說的那麼簡單。一旦她手上戴上了皇室指環,過去的一切都將遺留在身後。行過三十五年光陰,她終於加入了溫莎家族。

查理再婚公證 英女王不觀禮

   苦戀卅三年的英國王儲查理與卡蜜拉,自從宣佈四月八日結婚計畫以來,風波連連、爭議不斷,致使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立場尬尷,已決定不出席長子查理的再婚典禮,外界則稱查理與卡蜜拉的終身大事,像是莎翁筆下一 「錯誤連篇的喜劇(comedy of errors)」。

 查理與卡蜜拉都離過一次婚,查理的前妻、黛安娜王妃已於一九九七年車禍過世,解除了英國國教對離婚的限制,查理得以再婚;然而,卡蜜拉的前夫仍在世,為了迴避教規限制,查理與卡蜜拉選擇俗世婚禮,而非由坎特伯堣j主教福證的宗教婚禮。

 由於英王是英國國教的最高統治者,上述安排可避免查理日後即位,在英國國教可能引起的法律地位爭議。

 查理與卡蜜拉原擬在倫敦西南的溫莎古堡結婚,但顧及一開此例,溫莎古堡未來可能也要開放給一般民眾,遂更改計畫,改在當地市政廳公證結婚。

 英國王室發言人說,公證之後,新人仍將在溫莎古堡的聖喬治禮拜堂接受坎特伯堣j主教祝福,女王與其他王室成員也將參加這項儀式。發言人說女王不參加公證儀式,是希望婚禮保持低調,女王若出席,就無法如此。教堂儀式舉行過後,女王也將為新人在溫莎堡舉辦一項宴會。

 然而,這項公證結婚的最新安排又引發爭議,依法社會大眾是可以前往市政廳觀禮,王室似乎沒想到這一點;另外,王室觀察家與憲法專家質疑,英國王室成員能否在英格蘭舉行公證結婚。

 英國自一九四九年施行的婚姻法,取代了一八三六年舊法的大部分,但新法特別指出,新法「不影響有關王室成員結婚的法律或習俗」,有法律專家據以指出,一九四九年婚姻法排除了王室成員公證結婚的適用性。

 不過,曾任政府法務顧問的李列則說,首相布萊爾的政府,未能針對一九四九年婚姻法對王室除外的規定,給予伊莉莎白女王緊急立法的建議,以讓在查理與卡蜜拉舉行婚禮前,釐清其公證結婚的法律性問題。

 憲法專家說,查理與卡蜜拉似乎事先沒有經過詳細計畫,也沒有諮詢憲法專家意見,就草草決定結婚。王室專家韋德說,查理再娶卡蜜拉整件喜事已變成一團混亂,令伊莉莎白女王處境尷尬,也凸顯整個王室的前途日薄西山。

 英國媒體揣測,如果這項公證結婚的法律爭議解決不了,查理與卡蜜拉最後可能比照查理之妹安妮公主一九九二年在蘇格蘭再婚的模式,以免去上述爭議。

返回頁首